わかば

overlord/乙女向/歌游/刀剑乱舞/小英雄

「乙女向」接吻/比水流 琴坂(鹦鹉) 五条须久那

★ooc


★沙雕警告x


★顺便一提有点想写绿组的车,不知道各位想看谁的。


★关于比水流语癖desu的问题,翻译过来「的说」,或者官方一点的「是哟」,感觉中文读起来有些奇怪。所以请见谅,靠脑补能力加上语癖吧ww,写文的时候就不加了。















比水流×你(成年)


“请你闭上眼睛,接下来我想吻你。”


……?


切蛋糕的手突然一抖。你有些不知所措的回头看着比水流。


今天是你的生日。Jungle的大家一起策划了一场生日派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早你起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发现其它几个人——连鹦鹉琴坂,都围在流的身边悉悉索索讨论着什么。要不是你是个崇尚科学的人,不然一定会被吓一跳。


怎么想都觉得非常诡异。凌晨五点多被细碎糅杂的声音吵醒,一睁眼看见在黑暗中看见了几个人聚在一起巴拉巴拉,还有只鹦鹉的眼睛在黑暗里发光。


靠。今天真的是生日而不是鬼节吗?


嘛——话题转回来。打着出去采购理由的三人一鸟离开了基地,也就是说,现在只有你和流在一起。沉迷于甜食的你被流一句话搞得一脸懵。


“啥……啥?”你把切蛋糕的塑料小刀放下,下意识靠近流。不知道刚才的话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毕竟正经的流怎么会说那种话嘛~


咔嚓——


在你的手即将碰到流的时候,随着一点绿色的闪电流过,他身上的拘束带瞬间脱落,你被吓一跳,打算往后退的时候却被他握住手腕。轻轻一拽,就把你抱到了怀里。


他一只手环住你的腰,然后用右手捧着你的脸,你的发丝从他指尖缝隙垂下,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吻住了。


是你的初吻。大概也是他的初吻。


刚开始只是轻轻的触碰,后来似乎不满足于此,在你发愣的空隙里乘虚而入,灵活的卷起你的舌头,唇齿相融,让人听了就脸红心跳的水声里融杂了你有意无意的喘息,而流听见你下意识发出的呜咽声似乎非常高兴,握住你的腰的手有些不安分,在腰际游走着,撩起你的衬衣角,略有冰凉的手指触感让你颤栗了一下。


这种牙白的状况持续了几分钟,在你快要缺氧的样子下停了下来。


比水流看着面色绯红,大口喘气的你慢慢勾起嘴角,在你耳边低声道


「呐——今天是你成年的日子。而且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就说明我做什么都可以了吧?」


一双手移游到了你隆起的部位。


之后你们就干了个爽。


要问为什么没人打扰到话


估计整个秘密基地就你一个人不知道比水流的爱的作战计划了吧……

















你×五条须久那(双向姐弟恋)


“呜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房间里是五条须久那悲鸣的回音。


你捂住耳朵,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年仅13的少年五条须久那是个不折不扣的游戏迷。


绿组除了你们两个都有事情所以全出去了。


刚才你和他正趴在一起打游戏。为了方便所以距离很近。


然后两个人似乎都想说话,一起偏头的时候——


正好亲到了。


于是纯情的小弟弟须久那就满脸通红的,以一种狼狈姿势向后倒。


手还捂着嘴巴,眼睛里一层水雾。


天啊天啊——你看着他心里有了罪恶感。


自己为啥会喜欢一个和自己相差四岁的小男孩嘛。


还是个比自己矮一个有的小正太。


每次调戏一下就……如此纯情。


“你这个三层肥肉胖的流油老妖怪!竟然亲我!!”


有些语无伦次的骂着你。哦呼。似乎激起了你独特的性.癖。虽然你不是抖M啦。


“不就是不小心亲了一下嘛~姐亲的人聚在一起都可以开鸿门宴了,就你这小身板,尺寸姐都看不上呢。”


你操着一口黄腔,打趣他。


事实上刚才的是你的初吻。


“什——!”


五条须久那欲言又止。听见你说你亲的人很多的时候,眼里的光黯淡了些许。然后闹别扭一样拿起摔在地上的游戏机,嘁了一声后不理会你自己打起了游戏。


“骗你的哦……”


这句话很小声,须久那没有听见。


顺便一提几年后五条须久那成年,把你按在床上翻旧账干了个爽。


“哦?五年前是谁说过我的尺寸满足不了你的?”















你×琴坂(鹦鹉)


啥?你说你要亲琴坂?


哦……好吧……



于是第二天你的嘴巴烂了一圈,原因是被琴坂吧唧吧唧用鸟喙亲(啄)了几大口。


你:靠老子再也不亲鸟了!!!


「乙女向」 作业不会写怎么办/绿组全员

★欧欧西归我

★对数学真的无力回天了(。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被冻住了。

★是沙雕文


比水流×你


“呐——流酱。”


你故意拉长尾音,用有些娇柔做作的口气向前方的人控诉。


步入高中,学习与假期的比例变成了30:1。这意味着你必须埋头于题海中。


身为绿之氏族的J级干部,却相当于一个打杂混的……怎么想怎么觉得不高兴。让你一度觉得再这样下去会不会也变成磐先生那种中年人了。


“嗯?怎么了的说?” 


一直盯着眼前数据库的比水流稍稍抬头,语气和神色毫无改变——或者说他基本都保持着这种表情。穿着拘束衣长时间的坐在轮椅上,竟也不觉得焦躁。若是你也可以沉心学习就好了。


“作业好难啊——我要死了呜呜呜呜呜。”


你把手里的五三往地上一扔,自己在沙发上滚来滚去,是个人都可以看得出来你现在有多烦躁。如果这时候有哪个不怕死的敌对人物在你面前,或许会被你当成出气包砍成肉酱吧。


“呐,教教我吧?” 


不等比水流回答,你拿起五三跑到他身边,用手指了指空白试卷的第一题。


“嗯……从你拿出作业到现在已经有了三小时的说,为什么一题都没有写的说?”


“哎呀这种事你就别管了啦,好不好嘛~”


“只能这一次哦的说——” 流眨了眨眼,看着你开心的在原地跳起,观察人类也是他的兴趣之一,吧?


在尚未加入氏族之前,你是权外者。能力是绝对抑制。虽然可以维持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但面对敌人也足够有时间让你安全逃脱。后来加入了绿之氏族,发现自己的能力同样试用于比水流身上。可以让他解开拘束带,并且在你的能力下抑制住他的电流。这无疑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不管是生活方面还是战斗——皆是如此。


于是接下来,你目睹了他以惊人的速度计算出了所有题目的答案。


当然啦,抄作业一时爽,教导处欢迎你。你本来是抱着「写这么快不可能全对啦」的想法把试卷交上去的。结果老师却说“怎么可能全对,试卷还除了答案干干净净,有问题!有问题!”


那一刻你觉得数学老师秃得反光的脑袋上燃起了教育的火焰...





御芍神紫×你


“哦呀?题目不会写吗?”


御芍神紫撇了一眼你空白的试卷,发现你一副倦态,口水顺着嘴角滴在桌子上,眼白也翻着,要不是传出鼾声,说不定会让别人认为你死不瞑目。


“女高中生这种睡姿可不美丽哦?”


当然,熟睡中的你怎么会听见紫的这些话。


因为是J级老干部的一员,有时候出任务要打斗,所以你和周边那些花枝招展,穿了开高叉在别人面前搔首弄姿的女生有所不同。


学校的制服很好看,你长的也不差。可是却偏爱在裙子底下套个运动裤,宽大且肥,给人整体感觉就是胖。夏天太热了,所以你就把运动裤脱下,有段时间男生们可热情了,发现运动裤下是一双美腿的他们总是会在你的鞋柜里塞情书(虽然最后都烧光光了。)直到某日,大风吹过,不少女生“呀~”的叫出来,用手捂住裙子。只有你面不改色吃着雪糕,压根不怕走光。青春期的男同学们以为有眼福了,却发现裙子底下是你的三层安全裤……


此类毁形象的事情发生了无数次,久而久之同学们也就不对你抱有女神这一感觉了。自从上次看老师不顺眼偷偷用打火机烧了他那些爱情酒馆卡片后,大家开始把你和黑社会联想在一起了——虽然你是绿之氏族的一员来着。


“哎呀——睡得真熟呢。会给敌人侵入的机会哦?”


御芍神紫轻轻叹口气,把面膜撕下,对着镜子看了看,发现自己没有皱纹,满意一笑。


然后走到你身边,用手摸了摸你的头。嗯——不愧是他御芍神紫的女朋友,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事实上保养的比他还好。


“让我看看哦~究竟是怎样的试卷让你睡得如此不美丽。”


紫从你手中抽出试卷,看了一下边角的口水,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拿起旁边的剪刀把那一角剪了,这才放心的看起题目。


第二天。

“我靠完蛋了!!!昨天睡着了作业没写啊啊啊啊。”


睡醒的你一大早发出悲鸣,把其余几个还在睡觉的人都弄醒了。看着你顶着鸡窝头哭诉的模样,不知该生气还是该笑。


“唔哇……真不美丽呢,哈...我要睡美容觉了,睡眠不足可是会长皱纹的哦。”


御芍神紫打了个哈欠,不理会你的哀嚎,翻身继续睡了过去。


“完蛋了...” 你叹了口气,没眼看那份空白的试卷,把它随便塞进了书包,走出了基地。


然而现实——


“吼吼吼!干的不错嘛xx同学,这次测试满分。”


当秃头老师说你满分的时候你差点吓得跌倒在地上,难不成是鬼帮你完成了作业??


此刻,在基地的御芍神紫正敷着面膜,却突然打了一个喷嚏,面膜裂了。


“讨厌...一定又有人在觊觎我的美貌了呢。”


磐石天鸡×你


“大叔我可不擅长小姑娘的练习题哦。”


喝着啤酒的天鸡大叔挠了挠头,对你递过来的试卷表示困扰。


“哎呀大叔——你就帮帮我嘛,我给你买两罐啤酒怎么样?”


“成交。”


呵,男人。


身为绿之氏族的一员,你相当于基地的吉祥物。明明是个高中生却很娇小,身高和须久那都差不多,经常会被认为是小女孩——不会也有好处。正是因为这副身躯,让敌人放松警惕,却不知道这样瘦弱的你是J级干部,实力与师姐御芍神紫不相上下这一事实。


“那就交给大叔了哦~我去去就回。”


你拿起桌子上的钱包,向磐石天鸡挥挥手,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好好——卖萌可耻哦,小姑娘。”


已经年过四十的大叔叹口气,和老头子一样翻了个身,还装模作样扶了扶腰,让人以为他是一个弱不禁风的老骨头。


今天的天鸡大叔也是基地的保姆爸爸呢。


你如此想。


绿之氏族的秘密基地只有绿之王,灰之王,和J级干部,人数想当稀少。可是相处却异常融洽。除了出任务以外和一家人没有区别。节日就开聚会,生日一起庆祝,受伤了处处被关心照顾。啊,真好啊——从小就被家庭暴力的你感慨到。要不是自己不怕死的精神,现在一定还被关在那个黑暗的家里吧。


在你走后,天鸡大叔拿起试卷,皱起眉头。


你交给磐石天鸡也不是没有理由。


不是有句话说「学霸都说自己不会写」吗。所以你一直觉得大叔其实是个聪明人。交给他写作业一定没问题。


事实上你错了——当你看到面前这份只有十分的试卷,你愤怒的掀翻了桌子。


让骂你的老师吓得缩了一下。


靠,怎么比你还弱嘛。明明你还可以考十二分!!!大叔怎么就十分啊?!


今晚吊打灰之王——把他的啤酒用白开水换了。




接下来沙雕警告——————





你×五条须久那


别想了,你怎么可能请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孩子替自己写作业嘛。


于是你和五条须久那高高兴兴打了一夜的游戏。


作业什么的随他去吧~


你×琴坂(鹦鹉)


遇见不想写的试卷怎么办?


快来绿之氏族找琴坂!


作为一只神鹦鹉,琴坂的鸟喙啥都能啄。


只要陪它玩,试卷什么的就可以给它吃啦。


加上佐料配上水,琴坂高兴的咯咯笑。


(于是你的试卷被小鹦鹉吃了。耶,琴坂万岁!)




「乙女向」 当你说起了奇怪的语癖时(御芍神紫 比水流 伏见猿比古

★新人第一次写文(呜) 有错别字见谅

★欧欧西是我的

★第二人称

★手机码文各位凑合看看吧!!!

★猿比古那篇私设你是新任无色之王(上任半个月)


御芍神紫x你


绿之氏族。每日都可以在大街上看见几个低级成员赚点数。


为了成为J级老干部还真是辛苦了啊——你这么想着。


不过也在心里偷乐了一下。相对而言,你就很幸运了,自从成为了御芍神紫的女朋友,非常自然的就进入了他们的总部。


深知他们氏族的强大,在第一次跟着紫去基地的时候你差点吓得僵死在原地,脑子里全是进去之后的魔鬼场景,比如里面放着小皮鞭大剪刀红蜡烛什么的,然后一大群人在进行人体实验……啊,太可怕了。


俗话说「flag迟早会翻」。你幻想的人体实验和小皮鞭根本不存在。随着大门的开启——操。你差点爆粗口。昏暗的房间有些窄小,满脸胡渣的大叔在喝啤酒,有时候还毫无节操的打一个嗝,小正太趴在地上打游戏,绿之王竟然非常随和的默认了他们的行为。就这样,在御芍神紫的介绍下,你认识了绿之氏族最神秘的总部——用你的词概括就是「肥宅基地。」久而久之你也就暴露了本性,最初还很矜持坐在角落安静看书,时间长了书一人说打游戏就打。嘛……今天要进行一个实验,想到实验的内容你在街上露出有些邪恶的笑容。啊,好期待他们的反应呀。


“我回来了nya~”


“哦呀,欢迎回来哦~”


你把手中的包扔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下去,发现房间里只有紫一个人在瑜伽垫上摆出各种高难度姿势,虽然已经看见了不下数次,可是你还是不由得惊叹——这男人竟然该死的柔软!


“其他人去哪里了nya?”


“说是和白银之王见面呢,嘛嘛~石板夺取计划还早,这次只是打个招呼——所有人一起去可不美丽呢。”专心敷着面膜的紫似乎不敢怎么说话,对着镜子左右照着。


“哦哦,我明白了nya~”


御芍神紫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把头慢慢转过来,盯着你细细查看。


“你看什么nya…好恶nya。”


你终于可以体会到白银之王在看见小黑痴迷于三轮一言语录时候的心情了。


“呐~虽然早就注意到了,这个「nya」的语气词是什么?”


哦呼,上钩了。


“想知道吗nya?”


“不用告诉我哦。”


“……啊?”


意料之外的回答。你有些懵的看着他。按照计划他应该发问的嘛!


“一定是最新的时尚吧?你看那个——不是说女子大学生对时尚很敏感的吗?”是的,紫说的没错,你现在是大学生。


虽然他好像误会了什么……“咳,你说的没错!有这个语癖可以让你变得更美哦!不过学起来很难。怎么样?要和我学吗?”


“诶——我要我要。”


几个小时后。


须久那:喂,我们回来了。


御芍神紫and你:欢迎回来nya~~♡


其余三人:……nya!!?





比水流x你


虽然很久之前就在意了。不过——靠啊流酱太可爱了吧!!


当你在心里进行第一百次尖叫时,比水流微微偏头,异色的瞳孔被一遍头发遮的和独眼一般,带着疑惑的神情看向你。


“怎么了的说?从刚才都一直在看着我的说。”


对,就是这个!


「的说」这样一个语癖,加上好看的犯规的容貌,平淡无波澜,还有些略慢的声音,若是一个声音不好听长的也不好看的人,或许会被别人说恶心了吧?


当然,比水流是个特例,你幸福的勾起嘴角,沉醉在他的天然呆里,这样一个男友太可爱了吧!!虽然你希望下一次可以不要让你坐上去自己动——太废体力了啦!欺负人。所以说,天然呆在某方面也是天然黑哦~


“什么都没有的说。”你也学着他在句末加上一个语癖。自己的声音早就听得起茧子了,所以自然也不会知道感觉怎么样。


不过看流张口却闭的样子,应该……有作用?


“唔……感觉有哪里很奇怪的说?是哪里不一样的说?”


流看着你,一副「刚才似乎又什么不一样可是我不知道」的神情。


“诶?不知道的说,我怎么了吗?”


短暂沉默过后,流像是发现什么一样,微微勾唇,天啊要死掉了——痴汉一般的你感觉自己要暴毙了,不笑的流简直是个小可爱,笑起来却和妖精一样勾人。在白银之王出现的时候,你也曾见过他的笑,不过那个时候的笑却和现在有所不同。要如何描述呢——当时的笑与绿之王挂钩。那份王者的气质,生者的意识,让你久久缓不过来。而如今,只是普通的微笑,却如此诱人。


“我明白了的说……呐,过来。”


你迟疑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走到他身旁,很不客气的坐在他身上,虽说他现在和被绑架一个样子。


“怎么了的说?”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你熟练的勾住他的脖子,把头挨在他的肩膀上,嗅着墨绿头发上余留的香气。


“这就是紫说的「夫妻相」吧?”


“……哈?”


“因为你和我的说话方式很像的说。”


你总算可以明白为什么流各方面都越来越熟练了。御芍神紫一整天也不知道给他灌输了多少奇怪的知识。上次突然听见流说「紫说的情趣道具是什么的说」的时候,你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趁他出去的时候把他的瑜伽垫和化妆品藏了起来,让他郁闷了几天。


“夫妻相吗……我们还没有领证哦?”


“是呢……我的身体无法进行移动的说。对不起的说。”


你突然一僵,自从知道流没有心脏开始,你就闭口不提外面的世界了,流似乎也看穿了原因,并没有说什么。


“流酱没错啦!只要在流酱身边就好——”


你紧紧的环住他。


石板被破坏,比水流死亡。


你站在这座没有遗体的墓碑前,蹲下身,仔仔细细擦拭着灰尘,自从流死后,你改了姓,叫比水。


「吾王比水,绝世风流。王的亡妻,盼你归来。」





伏见猿比古×你


“啧,这点事情都做不到啊。”当猿比古又一次质疑你工作能力的时候,你也受不了了。


自从石板被破坏后,你的力量也逐渐减弱,谁知道你会成为无色之王啊喂!!?还被一个叫夜刀神狗朗的家伙恶狠狠审视了好几天,说什么「三言一轮大人的继承者若是恶王,就由我来斩杀」这种骇人的话。不过也就上任了半个月就免职啦——


你想或许自己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上任时间才半个月就退任的王了吧。


虽然对你没有坏处。反而非常高兴。王什么的太有负担了啦……而且听说上任无色之王是个混蛋,顿时觉得肩上扛着罪恶。


目前,你也就经常来到青王这里,因为和他手下的猿比古是青梅竹马,所以队里的人不但没有因为无色之王的身份讨厌你,反而很快大成一片。


但俗话说不能占了厕所不排泄。所以你也负责一些杂事。奈何你不擅长,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场景。


“啧……”不知道为什么,被感染了一样,你也下意识脱口而出这个神奇的语癖。


“你刚才说什么?啧。”猿比古眯了眯眼,靠近了你。


“啧!好歹是我男友要不要这么刻薄啊?”你也不是软柿子,不服气的顶了回去。


“哈?谁是你男友了啊,啧。”


“不就是吗?啧啧啧——”


就这样,队里的大家看着你们热火朝天的吵了三个小时架,听你们说了三个小时的「啧。」


“呼…呼……我提议改日再战…怎么样?”你喘着气,口干舌燥的。


“赞成。呼——”猿比古不擅长唇枪舌战,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水,放下水杯坐在沙发上,倒下去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你坐在他身边,靠着他也睡了过去。


其他人: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给我看情侣的恩爱嘛!!